内容
当前位置:首页 > 兰台集锦

100年前辽宁的学堂防疫

发布时间:2020-04-20 信息来源:中国档案资讯网 【 字体:



    1910年至1911年,一场起自黑龙江省的鼠疫,波及了东北大部分地区。面对“如水泻地,似火燎原”般飞速蔓延的疫情,奉天省(辽宁省旧称)迅速作出反应,于1911年1月设立奉天全省防疫总局,随后各州、县设立防疫事务所。其中,学堂的防疫工作尤为重要。清末,新式学堂已发展到一定规模,以辽阳州(今辽宁省辽阳市)为例,1911年,城乡有新式学堂241所、学生近1.2万名,如果学堂防疫工作“失守”,那后果不堪设想。因此,面对来势汹汹的鼠疫,奉天省各学堂的防疫工作紧锣密鼓地展开了……

展缓学生开学日期

    1911年2月9日,奉天行政公署通电指令各府、厅、州、县将学堂开学时间推后,“省城疫气尚未大减,各堂开学日期应俟疫气渐除再行定期”。同日,奉天检验学习所也向各州、县发出通知指出,原定各学堂的开学日期是2月18日,“惟现值鼠疫流行日盛一日,防卫之法首在隔离,其众人集合之场尤须注意”,“讲堂宿舍因限于地址,率多湫溢(注:低洼狭窄),平时尚恐易生疾病,况值疫气盛行之际,尤觉异常危险,拟展缓开学日预为思患预防之计”。

    据辽阳州防疫事务所防疫委员长、辽阳州警务长王永江3月6日呈报的防疫报告显示,当时辽阳州有两处乡屯出现鼠疫死亡病例,死者生前皆是从奉天省城来辽阳,首发病例出现在2月7日。在严峻的疫情下,辽阳州及时下发了延期开学的指令,各级学堂都对开学时间作出了调整。其他如教员检定考核等各日期也“一律展缓”。但对于一些特殊情况,如高等小学毕业升学考试,仍正常进行,以免耽误升学。

制定严格防疫办法

    奉天全省防疫总局成立后,迅速下发了《省城临时防疫规则》《警务局示谕办理防疫规则》等防疫章程;奉天民政使司制定了《简明防疫要则》并下发至各学堂;辽阳州也制定了《防疫办法暨规则》《各乡防疫通行简章》等。在各种防疫办法中,以3月6日奉天提学使司下发的《学堂防疫办法》为各学堂必须严格执行的主要防疫规章,其中包括10条内容:

    各学讲堂宿舍及职教员夫役各室均用流(硫)磺烧熏并洒石炭酸水以杀霉菌;

    各学于未开学以前均须收拾澡塘(堂)以备职教员学生夫役人等澡身之用;

    各学均须收拾养病室以备患病者调养;

    各学学生到堂伊始,均须将各生身体检验一次,查其有无病状,若带有疫症速即送医院医治,若有他项轻病者即留各该校养病室延医调治;

    学生初到堂时,除检验有无病状外仍将衣服行李薰(熏)蒸并将书籍用器一并施以消毒之法;

    各学开学后,监督校长须督饬职教员学生夫役人等衣服均须时常流涤,屋院时常洒扫务期内外清洁以免传染;

    各学应备各项防疫药品以备不时之需,并多购血清,请深明此门医理者于学生一一施种,尤为预防万全之策;

    各学职教员学生夫役人等除因公特许外出外,其余无论星期何日均不得无故请假外出,以示隔绝;

    星期日应请医生或博物理化学教习讲演防疫公共卫生及霉菌各项学问以为补牢之计;

    收拾澡塘(堂)病院及购买药品等项准由未开学以先节省项下开支。

    从中可以看出,《学堂防疫办法》所提及的较为明确的防疫方法,如室内消毒、注意个人卫生、设置养病室隔离疑似病患、不准外出、宣传防疫知识等,已经具备了现代防疫工作的一些特点。

组织教员宣讲活动

    面对来势汹汹的鼠疫,民众惶恐不安,谣言四起,人们对于卫生知识的需求日益高涨,防疫信息的传播也变得十分重要,而各地政府却“苦无经验,又鲜西医,殊难收效,有疫地方贻误不浅,无疫地方防范徒托空言”。辽阳州知州史纪常按照奉天省部署,对学堂的防疫工作作出如下应对措施:

    首先,甄选学生参加防疫培训,保证参与防疫工作人员的专业水平。奉天省设立了临时防疫讲习所,史纪常据此迅速指示辽阳州劝学所,在学生延期开学之际,选取数名在奉天检验学习所学习的辽阳籍学生,到省城接受防疫培训,时间为10天至15天,培训完毕“派回各地方以供任(事)”;同时还选送警务人员到省城接受培训。

    其次,迅速调动各级教职员工,承担部分防疫宣讲事务。辽阳州组织了临时防疫宣讲所分区宣讲防疫知识;印制并到处分发各种宣讲材料,包括防疫宣讲白话报、防疫宣讲书,以及日本人所著的《百斯笃(注:鼠疫)学说拔萃》等,尽最大可能地进行防疫宣讲活动。

    第三,妥善调动防疫经费,实施奖惩办法。各种防疫方法所需费用,由停学期间学生的伙食费与学堂公费暂时垫付,事后准许以专案报销,同时遴派专员对宣讲教员进行考查。对于宣讲认真的教员择优给予奖励津贴;对于“疲玩不任事者”,扣发停学时的薪水,并将其作为奖金发给宣讲优秀之教员。

肃清疫情安排补课

    奉天省城的疫情在2月至3月间,出现了几个拐点和一个较大的峰值,学堂的开学日期也因此而一延再延。根据奉天防疫事务所在《盛京时报》上公布的每日疫情,奉天省城城区每日新增确诊病例与新增死亡病例从3月中旬迅速下降,最初奉天提学使司将开学日期定在3月20日。但临近开学日期时,发病人数突然回升。鉴于疫情再次严重,3月25日,奉天提学使司决定继续推迟开学,纠结再三,将开学日期定在3月30日。然而此时新增确诊人数仍在上涨,甚至一周内增长了四五倍,于是开学日期再次被推迟到4月8日。所幸3月底以后,奉天省城新增确诊与死亡病例数迅速跌落,辽阳州疫情状况也一直比较平稳,学堂没有学生感染。4月下旬,清政府终于宣布东三省鼠疫肃清。对于因延期开学而耽误的近50天的课业,奉天提学使司指令各劝学所与学堂做好安排,将从暑假和年假中各扣除10天用以补修课程。

    1911年,奉天提学使司下发的《学堂防疫办法》。 辽宁省辽阳市档案馆藏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